window.document.write("");
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从《煎饼侠》到《吉祥如意》一个导演的成长 大鹏:希望能给从小地方来的导演更多

2021-07-22 08:59:30 来源: 编辑网
  编辑网讯 www bianji com 我们的人生中,总有会无缘无故讨厌的一些人,你若问为什么,可能我们未曾深思熟虑,有人会无缘无故讨厌黄子

  编辑网讯 www.bianji.com  我们的人生中,总有会无缘无故讨厌的一些人,你若问为什么,可能我们未曾深思熟虑,有人会无缘无故讨厌黄子韬,有人会讨厌张绍刚、有人会讨厌王自健,也有人会讨厌大鹏。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被讨厌与被喜欢的矛盾体,但是被太多人讨厌的时候,我们是不是要反思自己。而停止讨厌一个人,源自于对这个人既往的了解。

  大鹏从东北的一个小山村走出来,在第一次去长春的时候,诧异为什么四面没有大山,在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,看着矮胖的楼宇,困顿这样的世界好像要将人吞没。从一个小世界里的特殊人物,到一个大世界的平凡人物,再到一个特大世界里的蝼蚁。也许,见识就是成长。

  电影《煎饼侠》上映的时候,随着票房的增长口碑也在不断的下降,虽然票房最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但是口碑也摔在地上烂的稀碎。而第二部电影《缝纫机乐队》更是票房和口碑都不尽人意。网上对其原因归结于大鹏第一部电影《煎饼侠》已经严重的透支了观众们对他的信任。当时的大鹏是纳闷的为什么第一部电影能成功,而第二部电影却需要自己洋装“道歉来写一个忏悔书”取得观众们的怜悯。

  后来大鹏在《我的青铜时代》采访中说,“只是希望能给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更多的机会”。而豆瓣的评论里有网友说“他的电影带着的终究是从大山中走出来的孩子的狭隘”。

  这世界上有诸多的人都不是一出生就生长在高楼大厦中,也未曾一出生就能获得“取得诸多知识与见识”的机会。这世界也不会因为你从大山里走出来,而总是怜悯你给予你更多的机会。这世界一直都是这样。

  大鹏为什么会在《煎饼侠》上取得票房上的成功,为什么会在《缝纫机乐队》上票房惨败?

  一部好的电影需要最少两个因素,一个是以真心打动人,一个是以巧妙的结构吸引人。《吉祥如意》无疑让大鹏迈入了“文艺片”导演的圈子。

  对于电影口碑的走势,无疑就像买股票一样。

  薛兆丰说,股市是永远无法预测的,因为这个世界一切的事物都是不断的在改变。

  相对来说观众们的喜好无疑是有迹可循的。但是我们依旧无法精准的预测一个电影的票房与口碑走势。有些票房惨败而口碑很好,有些票房很高而口碑很差,一部电影对口的显然不是全部的观众,在参差不齐的观众里,总有人要明白导演的意图,也总有人不会理解一个导演怎么能拍出这样的差片。

  面对这个世界,我相信的是“不可知论”。

  年初的时候就看到《吉祥如意》的上映,奈何影院排片太少而没有去看。在这两天看完《我的青铜时代》对大鹏的采访之后,继而看了《吉祥如意》。

  《吉祥如意》讲述了大鹏东北老家的一些事情,脑袋不太灵光的三叔,十多年没有回来的丽丽。在大鹏姥姥去世后,谁来照顾三叔吉祥,成为了家中的导火索。

  也是每一个大家族中都有这么个“导火索”,不是“吉祥”就是“如意”,总归会有那么一个。生命已到后半段,当垂暮之时,我们已忘记年幼共同成长时的携手共进。

  我们总如大鹏一样,在城市里呆久了,再回到乡村的家乡,恍如隔世,恍如两个世界的我们。有时候不由的要问“是什么让我陌生了我”。

  而对于这种陌生,也许大多数我们都是持赞赏态度的。因为“我已然不再是我”。

  回归到乡村的大鹏被家族里琐碎的事物再次牵绊。

  贾平凹说,“假如要像佛祖许愿的话,我希望灵魂安妥,身体安宁,作为人就好好在世上享受一切的欢乐与一切的痛苦烦恼吧”。

  我们人生中总缺少这样的“从容”,所以贾平凹写出了《愿人生从容》。

  我偶尔逃避想象面对家族中的繁琐纠纷,我该会如何去做。

  我们的人生,假如不去走寻常的轮回,又该看着什么样的参照物来进行呢?

  转眼回眸,戏中人也是戏外人。

  大鹏是家族事务的当事人参与者,也是旁观人拍摄者。

  唯一的演员问在一旁看着拍摄的丽丽“我还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十年都没有回来?”

  观众们也会问这样的问题,毕竟人总是喜欢听取别人的“悲伤”来满足自己的趣味需求。

  在电影中,大鹏没有回答,我觉得是因为,每个冷漠的人都会有着“不同的经历与理由”。

  时常觉得,一个人生死之间的跨越是简单的一步,罗伯特·所罗门写的《快乐的哲学》中也说“当一个人死的那一刹那,死这个概念便已从这个人身上剥夺了出来”。

  也时常觉得,一个人的生死中,麻烦的是生前的“惦记”与死后的“祭奠”。

  且也觉得,出殡与葬礼上的人们不如楚门真诚,毕竟楚门不知道他在“演一场戏”。

  时光流转,多年前大鹏从北京回来给姥姥带了个窗花贴在了门后,恰写着“吉祥如意”。

  诸多人在生前,我们未曾觉得珍贵,在死后我们时常想念,因为在失去时我们才明白“无价的才是无价的”。

编辑网只对格式、排版等进行编辑,文章内容不代表编辑网观点。
转载注明来源:编辑网;作者:编辑网;链接: /a/33740.html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编辑器下载 | 编辑发稿平台 | 编辑采访平台 | | 欢迎投稿
辽ICP备19018729号-3 Copyright 2002-2021 bianj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网 版权所有